缄,沉默。。。
呓,自语 。。。

缄呓集

南方酒吧

缱绻的阅读时光:

绿妖:

 绍兴什么都好,就是没有一家大书店。小书店也不错,人挨人肩叠肩的淘书是另一种淘书感觉。但一定有很多人像我一样有一种病,隔一段时间就要发作,解药是到大书店里逛一圈。就像购物狂隔段时间就要到商场里逛一圈一样。

 现在,这个遗憾被南方书店填补了。它的来历是这样的:绍兴的一位画家,头天晚上,在钱王祠前打量着一个要转让的酒吧遗址,一边问身边的四位朋友:你们说,用来开书店,可好么?

四位朋友异口同声道:不好!

第二天,画家先生,掏腰包把酒吧盘了下来。

 其实这个地方真是不错,外面是条大马路,但走进来就觉安静。街边两排树荫,春天来的时候,有股树木的香气。四位朋友之所以说不好,是因为,这个店实在太大,房租实在太贵,用来开书店,怎么可能赚回本?

 接下来的几个月,装修,进书,上架。书店开张。门面刷成灰蓝色,外面一面墙是玻璃和木板混合体,离得老远,就能看出来这是家书店。

张佺、张玮玮、郭龙在绍兴演出完毕,大家到南方书店喝酒聊天,画家先生买了十瓶黄酒,给自己买了三瓶二锅头。每个桌上有异常鲜嫩的茴香豆、鸭脖子鸭爪,郭龙饿了,又叫了炒饭炒面。喝得糊涂了,也忘了书店里不能抽烟的规定,大家纷纷抽起烟来。

我离开他们,在书架旁来回看书,听到旁边年轻男孩问他的同伴: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是书店还是酒吧?

嗯,它的确看上去够怪异。

第三天,周云蓬,张佺饭后散步,走到那儿,正好,那天的十瓶黄酒,还剩好多呢,喝!

老周很快喝洋了,被搀下火线。

这并不是小概率事件。画家老板黄老师,眯着眼睛,坐在书店门口,跟我们说:生活可以很简单。你看,这一瓶酒才两块钱,音乐是免费的(书店旁边是个酒吧,晚上有驻唱歌手演出),我坐在这里,喝喝小酒,就很好了---我当时,腹诽道:可是您身后的书店,房租可每月一万多啊。

可以想像,在冷的无法在露天喝酒之前,在南方书店的门口,每天晚上,都能看到一帮人,或只有老板两人,在那里喝酒,聊天。

现在,我们提到南方书店,总是说:走,到南方酒吧去!

评论
热度(8)
  1. 看剑庐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章小屁Ray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缄呓集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伊底绿妖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把文言欢

© 缄呓集 | Powered by LOFTER